港报社评:违规堆填如无王管,政府应彰显公权力--明报4月7日

2017-06-02 05:07:00

近期,新界一些土地违规堆填、霸占官地营运牟利的情况,随着传媒报道,政府部门跟进处理,事态反映当局在新界地政的执法力度极度不足,政府取态甚至可以用软弱来形容另外,事态说明违规堆填和霸占官地的人嚣横跋扈,视法规政令如无物,对本港自诩为法治社会,政府经常说坚决执法,无疑是极大讽刺政府应该全面审视对新界土地使用的执法,投放足够资源,务必要做到公权力对新界的全覆盖,对新界出现类似享有凌驾法律的特权状况,社会要求当局以零容忍态度处理 大棠违规堆填7年,当局政令未获理会 最新一宗大规模违规填土,涉及前任乡议局主席刘皇发的家族成员事缘在元朗大棠约20万平方尺土地,原本绿化盎然,由2009年开始被人用作倒泥,现在相当于3个标准足球场偌大面积,已经堆填至距离行人路最低处约有4米高,停泊了货车、拖头和私家车等,俨然是一处停车场这处倒泥堆填为时长达7年,其间规划署曾经对有关人等分别发出6次「违例通知书」和「恢复原状通知书」,不过,几经反覆争持之后,堆填面积却是愈来愈大,形成今日的景况 从已知过程看来,有关人等对规划署执法虚与委蛇,阳奉阴违,他们的做法和取态固然与主观欲求有关,不过检视整个过程,主要还是当局执法让他们有太多空间,可以拖延和钻空子大棠这宗大规模堆填个案,规划署多次确认违规,多次正式通知要求恢复原状,包括曾经两度对个别地段钉契,但是有关人等连规划署要求种草了事的低度要求也不理会至于规划署也未见积极,涉事土地超过恢复原状限期一年了,近日规划署才提出检控执法宽松,助长了违规行为 这类新界土地违规使用,地主取态嚣横、当局执法不力,例子还有很多例如天水围嘉湖山庄附近的「泥头山」,当局限令地主喷浆加固以策安全,事态已经一个月了,喷浆工程进展缓慢,到本月15号之前会否完工,无人有把握,因为不知道地主究竟有什么盘算当局容许「泥头山」以喷浆「包裹」,在民居附近有这样一座庞大假山,其丑陋与影响周遭环境观感,可谓是厌恶之物,即使如此,当局以至市民却是拿它毫无办法 另一宗在元朗横洲,有地方人物涉嫌霸占官地,经营停车场逾20年,经传媒报道之后,地政总署证实约3.8公顷官地被占用,并于上月采取行动,清除多幅官地上的霸占物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地政总署虽然表示对限期前未清理的官地考虑提出检控,但就称「检控工作并不涉及追讨租金」有研究土地政策人士指出,事件中被占用的官地,以去年元朗区仓地租金计算,占用10年已涉及约2亿元霸占官地赚大钱而毋须付出代价,当局再采取多少行动,也缺乏阻吓力,值得担心的是会吸引其他人仿效 地方势力坐大,侵损公衆利益 新界土地乱象,首先是地方人物无视法纪,违规牟利,当局则从法例规定以至执法力度都严重不足,遂出现养痈为患后果;久而久之,一些违法行为更明目张胆地进行大棠、天水围的大规模违规堆填,横洲的霸占官地等,正好说明官府力弱、地方横行的实质近年,新界地方人物对区内土地拥有和使用,有人说什么新界的土地原本都是原居民的,他们想做什么都可以,云云;这是罔顾法纪的歪理,无限扩张原居民特权,当然经不起法律检验,但是不少人视之为在新界有特权的依据,反映在他们违规使用新界土地的行为上 公权力在新界遭到漠视的状态,甚为明显;除了上述情况,丁屋僭建也是一例,政府务必要遏止新界继续向特权滑去的趋势,要让公权力在新界地区全面而有力地覆盖首先,现行法规罚则轻微,变相鼓励钻空子牟利行为,政府须全面检视相关法规,进行修订,务使法规罚则有阻吓力,要违法违规的人付出代价其次,政府要检视相关部门的人力,投入资源,配置足够人手,然后切实严格执法,扭转目前新界土地使用的情况 横洲霸占官地个案,涉及原来公屋计划须转移地点并缩减规模,这是地方势力坐大之后,反过来影响政策、规划,说明公权力不彰的地区,公衆利益不仅难以维护,还有可能出现被侵损的情况政府对此,不能不慎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