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中国新一轮债转股能否真正“市场化”推进存疑

2017-08-04 13:08:00

* 市场化原则在债转股多个环节难推进 * 银行非不良信贷转股不具很强内生动力 * 市场化债转股需与企业博弈 作者 李贺 路透北京4月8日 - 中国正酝酿通过债转股,以达到化解银行业不良资产风险及助企业降杠杆的一箭双雕之效,而“市场化原则”无疑是其最大标签不过,银行如何能在甄别标的、行使股东权利、股权退出等具体操作中落实这一原则,一些监管层和金融机构人士仍表示出疑虑 业内人士并认为,银行将正常类贷款转为企业股权的动力比较弱,各银行反应也是冷热不一;而从企业角度看,资质尚可的企业也不一定愿意以出让股权换得杠杆率的下降 “本轮操作要解决什么企业应该转股,转股后如何规范治理和发展,怎么退出等问题;每一个问题又面临是市场还是政府决定的选择,难度还是很大政策落地后,可能更多是国家战略,不会完全巿场化”一位参与过债转股的资产管理公司人士称 另一位参与过讨论的监管层人士亦表示,目前债转股方案落地推出的速度不会那么快 路透3月初曾引述消息人士透露,中国将研究出台相关文件,允许商业银行在不良资产处置领域实施债转股,以支持实体经济,此文件并由国务院特批以突破商业银行法规限制;而拟出台的文件将明确对债转股的允许期限、处置手段 对于此番债转股的思路,多位上市银行高管此前在年报发布会上均明确指出,要本着市场化、商业化与法制化原则开展;此外,债转股大多应该是正常贷款转化成企业股权 如工行董事长姜建清就表示,债转股过程中,债权人一定作为市场主体,本着市场化商业化与法制化原则稳妥开展债转股,“有关的细则还不是很明确,还没有下来,银行会积极关注这个新的不良处置渠道,本着银企双赢,我们会稳妥推进” 财新网本月稍早则援引知情人士称,中国首批债转股规模为1万亿元人民币,试点银行包括国家开发银行、中国银行(3988.HK)(601988.SS)、工商银行(1398.HK)(601398.SS)、招商银行(600036.SS)(3968.HK)等 **银行的动力** 不过银行以未计入不良贷款分类的资产做债转股动力可能有限一位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指出,银行将正常类贷款转为企业股权的动力比较弱:正常、关注类贷款转股导致银行利息收入降低,资本占用由100%提升至400%,对于银行财务影响均为负面,而贷款分母的减小会提升不良贷款率 “债转股对银行财务上的改善只有在不良贷款债转股上才能体现长周期来看,现在经济增长潜力也没有上一轮债转股的时候大”他说 中国1999年成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通过收购银行的不良资产,将原来银行与企业间的债权债务关系,转变为AMC与企业间的控股(或持股)关系;债权转为股权后,原来的还本付息就转变为按股分红,在企业状况好转后,通过上市、转让或企业回购形式回收这笔资金 另一银行业人士认为,有媒体报导国开行人士透露的债转股讨论方案,不难看出国开行对于债转股较为积极;其实各家银行对债转股态度不一,比如国开行的信贷客户结构优于商业银行,且其信贷资金利率更低,实施债转股的成本相对较低,因此积极性也比商业银行高 债转股的市场化退出也不确定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透露,虽然债转股的顶层设计未落地,但是有国企开始和银行谈债转股业务,并提出可在转股后一定时间通过IPO或借壳上市实现银行持股的退出 对于协议转让和资本市场公开交易退出两种方式,有高校研究人士表示,协议转让要警惕出现新成立资产管理公司承接这种非市场行为,股市公开交易则要避免出现让股民承担最终风险和损失的情况 海通证券报告亦指出,上一轮债转股退出机制有限,AMC仍大量持股以华融资产为例,1999年债转股企业达281家,而截至2015年6月末,华融仍持有其中的196家,占比高达近70%;即使对于已退出的股权,风险仍多数积聚于政府 **企业的意愿** 从企业的意愿来看,如果由企业提出债转股并在退出方式上给予一定承诺,这类非市场化操作的主动权在企业;但若是银行希望主导选择有潜力的企业投资,就遇到和实体企业的博弈 昆仑银行战略投资与发展部总经理助理李建军认为,现在都是从银行的角度思考债转股的对象,但是企业也有想法,人家愿不愿意引入银行作为股东,相信一些“僵尸企业”当然愿意和银行达成合作,但是优质资产的想法是不一样的 一位国有大行分行人士坦言,现在是资产荒,好企业都不会给股权,烂企业银行又不想要;就怕政策落地可能就变味了,还是变成了报表腾挪,风险拖延的手段 另有一位私募股权基金人士表示,现在好的实体企业的股权投资争抢得比较厉害,好的企业都是挑资金的,不仅是钱,更要看入股的条件是否更加宽松,投资方品牌的信用背书以及各方面附加值等 目前已经有企业开始尝试债转股,继中国最大民营造船厂--熔盛重工(现已更名为华荣能源(1101.HK))拟向债权人发行股票抵债后,据媒体报导,已陷入困境多时的中钢集团债务重组方案目前已上报待批,方案中包含了债转股,占债务的一半 但也有银行业人士认为,债转股后,商业银行的短期介入和快速处置,可能有损企业长远经营,现在的债转股除了资产负债表的美化,可能实际意义有限 多位券商银行业分析人士指出,转股后利润和资本充足率下降等压力,会让银行有将所持股权尽快剥离处置的动机,因若长期持有债转股,银行会遇到两年后风险权重分水岭由400%跳升到1250%这个问题,给资本占用带来更大压力 建设银行总行金融市场部张涛则提到,相比商业银行自己操作债转股,不如引入中央交易对手收购银行资产更加有效目前宏观政策传导受阻,主要在于以商业银行为主的金融体系,出于自身资产负债表的修复和盈利能力的维持,加之自身的资本约束,无法按照宏观意图主动降低自身利差进行逆周期扩张 “可以采取央行收购商业银行存量资产的方式,以实现对这些资产价值的封冻,避免这些资产因价格下跌转成有毒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