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报社评:双特首之设反添无休止争拗--信报4月11日

2017-10-03 18:10:00

接近十年前,特区政府打算趁换届开设副局长职位之时,曾经有人煞有介事地建议,不如顺便开设副特首职位,为疲于奔命的行政长官分劳分忧由于这个建议牵涉复杂,又不切实际,所以随后不了了之没想到事隔多年,有人又提出类似建议,而且是更进一步 北京大学法律学者强世功日前来港出席「一国两制的未来展望」论坛,发表演讲之时谈到,中港两地现时存在互不信任,为保障国家安全,香港可考虑修改《基本法》,赋予中央足够保证国家安全的权力,「这样中央就可以不用控制特首的普选」强世功建议改革特首制度,设立「双特首」,一部分由中央控制,一部分由香港人控制,以解决当前管治问题尽管强世功没有详细阐述其构想,但从其字面上的逻辑可以大概推测,所谓双特首,一个负责「一国」事务,一个负责「两制」事务,至于两个特首的从属关系,谁大谁小,无法稽考 强世功曾经参与撰写引起不少香港人反弹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其言论或者不完全代表中央政府,但相信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力况且这个看似突如其来的双特首建议,并不是一时之间的妙想天开,当中隐隐然贯彻着北京的管治思维 去年九月,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出席「纪念《基本法》颁布二十五周年研讨会」时便曾经表示,行政长官具有双重身份,既是香港特区的首长,亦是特区政府的最高首长,他所具有的双首长身份,以及双负责制的责任,使他拥有超然于行政、立法、司法三个机关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在中央政府之下,特区三权之上,起着连结枢纽的作用当时舆论主要的反应是针对张晓明的「超然论」,反驳特首无权凌驾法律之上,对于他所提到的双首长身份,相比之下是受到冷落了现在结合张晓明和强世功的言论观之,双特首云云,意思可能是说,一个特首在中央政府之下运作,另一个则仍然是特区政府的最高首长 姑勿论这样的解读是否正确,双特首的建议可行吗第一个问题是涉嫌违反《基本法》,否则强世功也不会以「考虑修改《基本法》」来尝试解套根据《基本法》第四十三条:「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依照本法的规定对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换言之,《基本法》早已规定,由一个特首同时向北京及特区负责,不存在增设另一个特首的空间 即使《基本法》真的竟然被修改了,容许另一位特首存在,那么就能够解决中港互不信任的问题了吗显而易见是不可能的,反而更添港人对中央的猜疑,认为此举是北京大剌剌安插一位「市委书记」来干涉特区施政,无异于破坏「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绝对无助于纾缓日益尖锐的中港矛盾就算撇开敏感的政治元素不论,两个特首同时运作也难免有架床叠屋之弊 若要纾缓中港矛盾,化解本土主义的排他性,不妨参考财政司司长曾俊华的做法,以柔制刚曾俊华最新一篇网志提到,复活节期间与家人到马来西亚槟城旅行,遇上父亲的故友,彼此谈到曾家当年打算移民美国,但因签证问题,逗留在香港十多年,父母诞下曾俊华及他的弟妹,无心插柳成为香港人财爷有感而发,香港作为移民城市,不同地方的人都可以落地生根,使香港的文化更加丰富今天社会上有一种声音,尝试将「香港人」这个身份作出教条式定义,强行辨别谁是或不是香港人,忽略香港长久以来的多元本质,令他摸不着头脑他认为,这种争论肯定不会得到实在结论,只会挑起永无休止的矛盾和争拗,实在毫无意义 同样道理,内地学者强调国家安全,企图透过双特首之设来打压本土主义,忽略香港长久以来的多元本质,也只会挑起永无休止的矛盾和争拗,徒未蒙其利,先显其弊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