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报社评:港人身份你中有我,强行区分徒酿冲突--信报4月12日

2017-05-03 08:15:00

身份认同是每个人成长的必经阶段,这本来无可厚非,法律上必不可少的是一张身份证,社会上人人都扮演不同的角色,要是没有身份,难以安身立命然而近年来,「香港人身份」似乎被推向一个极端,而且有愈来愈危险的趋势,不得不让人深思 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日前发表题为《奇遇》的网志,从槟城遇上父亲的故友讲起,继而谈到香港人的身份问题曾俊华忆述,父母原本计划经香港移民美国,但由于移民手续迟迟未能完成,惟有在港住下来,一住就是十多年,期间诞下曾俊华及其弟妹,直至六十年代中期,才举家移民美国纽约当年的无心插柳,决定了他和弟妹在香港出生的命运,令他们成为香港人,否则他们就是土生土长的美国华侨 曾俊华的命运,跟香港人的身份问题有何关连他认为,香港作为一个移民城市,不同的生活形式兼收并蓄,文化变得更加丰富,香港人的身份成为一个流动而立体的概念,无论是「潮州佬」、「上海婆」抑或「台山阿伯」,都不会是一个人作为香港人的障碍对于今天社会上有一种声音,尝试将香港人作出教条式定义,强行辨别谁是或不是香港人,忽略了长久以来的多元本质,这种争论肯定不会得到实在的结论,相反只会挑起永无休止的矛盾和争拗,实在毫无意义 诚哉斯言,香港人的身份若然作出教条式定义,必然争拗得没完没了举一个例子,年轻人要组党,新界乡绅又要组党,如果强行辨别,到底谁更能代表急速冒起的所谓本土主义新界乡绅一定会说,他们世世代代都是原居民,彻头彻尾是最本土的香港人吊诡之处却在于,志切组党从政的年轻人必然会回敬一句「你不代表我」,新界乡绅所组成的政党并非他们心目中的真本土,因为价值观截然不同 硬是要为香港人的身份作界定,一来口同鼻拗没有结论,二来容易带来十分危险的排他性大家不妨回顾一下古往今来的宗教冲突,天主教和基督教在性质上没有太大分别,信奉的是同一位上帝,可是几百年来彼此水火不容,最严重的时候甚至互相杀戮宗教冲突其中一个关键原因是各派教徒争做唯我独尊的「名门正宗」,结果往往是誓不两立的大动干戈试想想,要是潮州佬、上海婆和台山阿伯都要摩拳擦掌争夺「真香港人」的正宗牌匾,结果又是怎样 有一部分本土主义者怀抱恋殖情意结,认为回归之后「一国两制」的香港,反而及不上英国人管治的殖民地时代如果真的要恋殖,不妨好好珍惜殖民地时代狮子山下的包容情操,那时候,香港社会不但华洋杂处,而且南腔北调和平共存,没有人因为自己能操流利广东话而排斥乡音未改的「捞松」(老兄) 说到底,香港人的身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有机结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果偏要来个教条式定义,难道参加过立法会新界东补选的本土民主前线成员梁天琦,只是由于在内地出生,就不被接纳为香港人既然鼓吹本土主义的梁天琦是个在内地出生的香港人,却比不少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更热中鼓吹本土主义,那么强行区分谁是或不是香港人,岂非自找烦扰,实在毫无意义 强行区分之余,社会上还有声音提倡,香港人其实是有别于中华民族的另一个民族这个讲法更加夹缠不清,就算号召最有份量的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皓首穷经,也不可能得出什么具有公信力的结论 当然,部分偏激的本土主义者,最终的目标是寻求政治上的自决甚至「建国独立」港独云云,若然纯粹是思想上探索一下,当作大胆假设的学术研究未尝不可,毕竟香港尚有言论自由,不过一旦付诸行动,危险性不言而喻 总而言之,香港是一个兼收并蓄的命运共同体,曾俊华阴差阳错成为香港人,其他七百万人何尝不也是因缘际会,与这个地方同甘共苦大家既搭上同一条船,没有必要由于心胸狭隘的排他性而酿成冲突,最终不小心面临沉船之厄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