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报社评:李波事件定性“不幸”,盼标竿作用保“两制”--明报4月13日

2017-05-02 02:12:00

中联办法律部部长王振民出席外国记者俱乐部(FCC)的活动,答覆提问时,他以「非常不幸的事(very unfortunate incident)」来形容李波事件记忆中,这是内地体制官方人士首次对李波事件定性,虽然「事属不幸」不能解读为承认错误,但是铜锣湾书店事件历程诸多不合情理之处,官方以「不幸」来形容,起码显示当局不再扭横折曲,转向实事求是体待,这种取态使港人的感受好过一点期望此事起到标竿作用,成为日后处理同类事件的参照 王振民说事件不幸,官方不再扭横折曲 包括李波失踪在内的铜锣湾书店事件,内地涉港事务官员如港澳办主任王光亚,全国人大的乔晓阳、李飞等,在北京「两会」期间答覆记者提问时,最多只说到按「一国两制」安排和《基本法》规定,内地人员不能在港执法,与特首梁振英首次公开评论此事时,表示跨境执法不能接受,如出一辙,不过,他们都未触及事件性质 王振民「事属不幸」的表述,虽然不能解读为明示或暗示事件涉及跨境执法,事实上,他答问时表明「不知道所有事实」,但是接着的「非常不幸的事无人想见到,亦无人想这类事件再发生,高兴看到李波已回港及重回正常生活」等说法,实际上传递着事件到此为止,希望以后不再发生的信息,有绕圈曲笔批评做法不正常、不合理之意 铜锣湾书店事件涉及港人最珍视的基本权利,特别是李波突然失踪,毋须回乡证而置身内地,会否有内地人员来港跨境执法,变相「绑架」李波到内地,港人对此深切关注、深表忧虑,情况触动了港人最敏感的神经──基本权利自由是否不保了事态也引起国际社会关注,观察着「一国两制」、《基本法》是否仍然在香港体现和落实 李波等人突然失踪,已经使港人忐忑不安,其后他的亲笔信、与桂民海相继在电视镜头前的表白等,更使人不寒而栗,因为明明是乖离常理的事,他们被操控的斧凿痕迹甚为明显,有人(或当局)把李波等人塑造成为「带罪在身」、「咎由自取」的人,要港人接受他们的处境正常而且合理,制造施诸李波等人的做法无可挑剔的氛围 不过,这种刻意操作根本缺乏说服力,做得愈多,港人愈害怕,因为内地发生的一些人突然被带走,家属查询无门,然后被带走者被控罪名等情况,在本港一幕一幕上演了港人最害怕的事就在身边发生,怀疑「一国两制」是否仍然发挥盾的保护作用这是回归第19年以来,港人首次感受到基本权利遭到侵蚀 铜锣湾书店事件勾起港人对香港前途最深层的担忧,这些心结,本来尘封了30多年,现在因为李波等人的遭遇而撩起事件之中除了桂民海之外,李波等人相继露面,表面上事件好像解决了,不过,事件涉及的政治整肃实质,反映「一国两制」已经起了变化李波回港之后,表明不会继续经营书店,还呼吁仍在做的人不要再做了,因此,有理由相信他们的遭遇与出版和经营「内地禁书」有关,而且桂民海前景未明,情况与回归以来港人认知的出版自由,起了变化,即使李波等人安好,「一国两制」有没有打折扣,港人自有一把秤来衡量 处理跨境事务,中央重申原则 无论如何,王振民以事属不幸形容李波事件,仍应解读为积极信息,因为造成「不幸」的主体,理应不是李波等人,而是使他们突然失踪的相关人等另外,王振民说无人想这类事件再发生,并重申根据《基本法》,只有香港特区政府执法机构才可以在港执法,中央政府会按照「一国两制」、《基本法》和法治原则,处理跨境事务,王振民这些说法,有经过检讨然后重申政策,规范内地执法机构行使权力的况味 回顾事件闹大之后,内地《环球时报》曾经撰文为「强力部门」在港执法护航,公然漠视「一国两制」和《基本法》,一时间使港人侧目;王振民重申中央处理跨境事务的依据和原则,无异于否定了这个说法,一定程度上应可释除港人疑虑 从这个角度看来,铜锣湾事件虽然触及港人信心红线,出版禁书不再是理所当然的自由,但是事件促使港府、港人与中央惊觉若一些人或部门越轨,「一国两制」其实很脆弱,《基本法》会形同具文;因此,期望事件起到标竿作用,对往后处理同类事宜成为好先例和好经验,确保「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在这方面不变形、不走样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