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有的政治制度下不可能遏制腐败泛滥

2018-03-03 05:02:00

中国大陆最近不断有贪官落马,高校和科研机构也常爆出官员和项目主管贪污挪用科研经费的案件中国科技部部长万钢就此表示,将设立专门机构在网上公布国家科研课题的详细信息,建立经费巡视制度但有评论人士认为,在中国现有制度下,任何行政措施都不可能遏制腐败泛滥 VOICE:香港《明报》星期五的报道说,中国科技部部长万钢10月11号在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披露,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审查两起有关科研经费的违纪违法案件,一起涉案人是知名环境专家,另一起是省级科技厅的厅长万钢对此表示“愤怒”“痛心”和“错愕”据知情者透露,万钢所提到的两宗科研经费违纪违法案件,一宗涉案者是浙江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常务副院长陈英旭,被控将1022万元人民币专项科研经费非法据为己有,另一个是广东省科技厅厅长李兴华,因滥发科研补贴被调查 报道说,近年来,中国大陆的科研经费投入年均增幅20%以上,2012年突破万亿元,其中国家财政支出的科技经费就超过5600亿元据权威统计,目前中国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已位居世界第三不过,中国科协的调查显示:中国科研资金用于项目本身的仅佔40%左右,大量科研经费流失在项目之外 官方新华网星期四报道,中国的科研投入与科技成果不成正比,科研经费被贪污、挪用、骗取的现象屡见不鲜,“黑洞”惊人有的课题还没开,一部分资金就已进入某些人员的腰包,这同中国科研人员的薪酬体系有关一些科研机构、高校对科研人员采取“基本工资+津贴+奖励”的薪酬制度,津贴、奖励主要源于“科研提成”,一些课题经费已异化为科研人员的“红包”,存在凭关系立项、按立项分成等问题 现在旅居美国的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对此评论说, “这个新闻过去多年反复都在报科研早就形成了腐败链条政府是发包方,能在政府拿到科研经费的,都需要运作,有回扣然后导师们、专家们就成了科研经费的承包人,然后发下去给博士、硕士这种廉价劳动力来做” 北京《新京报》报道说,中国科技部长万钢表示,科技部正在建设一个透明而且“各部门在一起”的科研信息部署机构,今后课题立项的内容、结题内容等信息,都将在科技部官网上公开发布,“让同行业、相关企业看看”;今后将建科研经费巡视制度,科研课题经费使用情况至少要在本课题或本单位内部公开 在辽宁一所高校从事科研工作的李先生对此表示, “不太好改变这是现行科研体制造成的关键是,现在整个科研经费分配的过程当中,有很多项目还是要靠关系无论它这个项目最后是什么样的结果,都能通过项目鉴定这些人已经构成了一个小圈子” 何清涟认为,中国科技部设立专门的“科研信息部署机构”和“经费巡视制度”,并不能起到遏制科研腐败的作用 “根据中国的经验,每增加一道监管机制,以为会解决问题,实际上是增加了寻租成本中国有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监督银行、证券市场、保险市场最后变成猫鼠一家,互相勾结,只不过是提高了腐败的成本我相信科研也是这样” 何清涟举例说, “我就讲一件事现在习近平经济方面的头号智囊刘鹤,2000年我在国务院2000年经济形势中期研讨会上和他一起开会他当时任国家科委副主任,在会上作的报告就是讲科研腐败问题现在10多年过去了,情况并没有好转我也不相信目前的大环境在没有制度性变革的情况下会有所改善这就好像关于禁止领导人亲属经商,从80年代到现在发了多少文件,你说有效没有?如果那些规定没有效,凭什么认为这些规定就一定有效呢?” 《新京报》的报道还说,近三年,中国审计机关对国家各部委和各省预算执行发布的审计报告中,至少有39份涉及“问题科研经费”其中,2009年至2010年,住建部所属一研究会,在专项课题经费中列支99.57万元,用于与课题无关的办公用房装修改造、杂志印刷和网络服务费等支出;2009年到2011年,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在科研经费中列支工资福利费等1278.11万元;2009年到2012年10月,科技部所属知识产权中心在课题经费中列支职工食堂餐卡充值费13.48万元;山东省今年发布的审计报告显示,该省教育厅所属13所大学共有9.43亿元的科研经费项目支出预算没有说清具体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