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最令人心碎的眼泪 波尔布特的杰作(组图)

2017-05-03 05:18:00

有一张照片让我终生难忘,那是最令人心痛的一张图 那就是柬埔寨的混世魔王、人类历史上最残暴的独裁者波尔布特命令手下拍摄的波尔布特嗜血成性,他还有一个奇特的习惯,喜欢欣赏被屠杀者临刑前的表情,因此“红色高棉”的刽子手们拍摄了成千上万张这样的照片波魔相信,活人的脑浆属于“大补”,因此从某国订购了“钻脑机”,对他最痛恨的知识分子实施“活体取脑”——从头顶和脑后钻孔,在人未死前取出脑浆,供医药使用或供“红色高棉”的高层食用 本来,柬埔寨的国土与民情并不适宜生长这种血腥故事高棉是个佛教之邦,虽系小国寡民,但其古色古香的文明在亚洲乃至世界上都独树一帜高棉实行的是君主立宪制,国王西哈努克威望很高比起邻居老挝和越南,柬埔寨要富足许多但“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的横空出世,一夜之间就把这里变成人间地狱 波尔布特,一个听起来多么洋气的、不失浪漫的的名字!他曾几次来到中国南部的游击战训练营地深造,他的中文说听能力与阅读能力都很强,他勤奋学习了我们伟大领袖的全部军事著作,从武装割据到农村包围城市,他认定毛的思想是柬埔寨革命的必由之路在越南战争期间,红色高棉对保护那时著名的生命线——胡志明小道,起了重大作用;1975年,在波尔布特的指挥下,红色高棉一举击败由美国支持的、由政变上台的朗诺政权,1975年4月17日这一天,柬埔寨“全国解放”,红色高棉在世界上再创了一个“农村包围城市”的成功例子 西方媒体习惯称红色高棉掌权的1975-1979年为“波尔布特时代”,波尔布特在1977年的一次讲话中声称,革命之前,柬埔寨存在着五大阶级:农民、工人、小资产阶级、资产阶级和地主阶级,新的柬埔寨只能有一个阶级“农民、工人以及其他劳动者”他的首个伟大壮举,就是一夜之间将首都金边的二百多万居民“打扫干净”——把他们统统赶到偏远农村去,于是,有“东方巴黎”之称的金边成了无居民的“鬼城”,高棉民族的命途从此进入了一条最黑暗的时光隧道柬埔寨的大屠杀超出了人类正常思维的底线,波尔布特的搞的“清理阶级队伍”和四次大肃反,连组织成员也不放过,许多高官的全家都被杀光从1975年暮春至1978年底,波尔布特执政仅三年又八个月,就使柬埔寨人民“非正常死亡”了三分之一,其恐怖行径超过了古往今来任何一个暴君! 他们开始专杀懂外语和戴眼镜者,后来竟连普通知识分子都难逃毒手,行刑时,有时用锄头活活将人砸死;用刺刀捅死婴儿;在水利工地将染病者就地活埋&help;&help;在波尔布特制造的空前浩劫中,柬埔寨华人首当其冲华人多数从事中小工商业,文化程度也比较高,照波尔布特集团看来,是注定要加以消灭的“资产阶级”,将近20万华人在这场浩劫中死去,一部分人死里逃生,逃往国外浩劫之后,柬埔寨已难找到一个完整的家庭 如果说他是人,那就是侮辱全人类;如果说他是动物,恐怕也是对地球生灵的不敬吧! 波尔布特,这样反人道、反文明、反理性的类似癌细胞一样的政治产物居然自称是中国的学生,迄今我们高层有人认真反思过那段同志加兄弟的历史吗?我们曾因为“理想”而向外付出了太多,在理想主义领域里的“支持援助”,往往被“理想”的光芒遮住了视线,看不到闪烁着天堂光芒的底下就是万劫不复的地狱 庆幸的是,柬埔寨的历史终于掀开了崭新的一页,更加值得庆幸的是,这个国家有个善于反思的政府波魔死后,他们建起来这个大屠杀纪念馆,以悼念那些无辜遇害的生命,让更多的公众知道历史的真相 忘不了那张图,忘不了那个怀抱婴儿、行刑前默默流下眼泪的母亲,那是最让人心痛的一张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