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赴广州千里探子 反被儿子送进救助站(组图)

2017-08-02 18:17:00

不要遗弃他们 孤独的老人需要亲人的陪伴 “回去吧!孩子在这里(谋生)不容易”说着这句话的时候,71岁的杨李氏涕泪交流国庆节当天,刚到广州,她就被儿子送到了救助站门口,冷冷地留下一句:“他们会买票送你回去”儿子转身走了,第一次出远门的杨李氏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杨李氏的遭遇并非个案,最近两年,外地老人在穗遭子女遗弃的事时有发生,广州市救助管理站市区分站(以下简称市区分站)每周至少接收2-3名类似遭遇的老人,特别在大小黄金周之后,这些被子女遗弃的老人还会增多被遗弃的老人以70岁以上的高龄老人为主,六成多患有重疾,而且以患老年痴呆症居多,难以照料,更难以核对身份信息及时送返 现状 六成被弃老人患老年痴呆 “最近两年,被遗弃的外地老人明显增多,每周至少2-3宗,大小黄金周之后,还会多些”市区分站负责人表示,这些被遗弃的老人中,70岁以上的高龄老人为主,六成多患有重疾,而且又以老年痴呆症居多 “严重痴呆的老人不少,他们完全丧失记忆和自理能力”这位负责人说,难以照料是一方面,因为老人丧失记忆,无法核对身份信息,所以这些老人几乎全部滞站有个别老人,由于被子女遗弃时病情已非常严重,身体状况十分差,救治难度非常之高 “像杨李氏这样,身体状况良好,记忆也清晰,能提供家庭住址和亲属联系方式,他们(老人子女)接到电话也是左右推搪首先说很忙,‘没时间来接’是最常见的借口我们再多打两次电话,他们就干脆说,‘没钱来接’”这位负责人解释,目前救助站的主要职责是为生活无着的流浪者提供临时救助,及时联系其家乡、亲属,协助其及时返乡有些老人,因明知儿女嫌弃,而不得不装疯卖傻“保密”家乡地址和亲属信息 个案 儿子说“他们会买票送你回去” 17日下午1时,矮小瘦削、腿脚不便的杨李氏登上了返乡的列车临走,她向市区分站的工作人员要求,再给儿子打次电话 她反复拨打那个熟悉的手机号,传来的都是:“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她长长地叹了口气,抹抹眼泪,背上包袱,颤颤巍巍地登上去往火车站的面包车 国庆节当天,杨李氏辗转来到广州,与一位河南老乡联系上“坐了很多种车,在路上走了十多天,来到(广州),他(儿子)没接电话”老乡将他带到儿子工作的地方,儿子见到她,没有惊喜,反而不悦“他叫我在家好好待着”而杨李氏实在想念儿子和4岁大的小孙子,一年多没有见面了,“就是想来看看他们” 儿子领着她走,搭上了一辆公交车,她本以为是回家,谁料却到了市区分站“他们会买票送你回去”留下这句话,儿子转身就走,腿脚不便的她,想追,却追不上儿子的步伐,唯有在原地号啕大哭起来 106岁老人不堪受虐出门寻子 “回去我也捡破烂,自己养活自己”106岁的王学兴是市区分站有史以来年纪最大的救助对象王学兴因不堪儿媳、孙儿的打骂,悄然离家出走,到深圳寻找以拾荒为生的儿子王大兵(音)在深圳,找到了老乡,却找不到儿子骤然降温了,老乡送他一身厚衣将他送上了开往广州的车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他辗转到市区分站求助 进入市救助站,医务科帮他做了全身检查“身体真硬朗!除了一点点心脏早搏和高血压,没其他毛病”医务科长邓承标啧啧称奇 王学兴向记者哭诉,老伴数年前过世,“没有人料理(生活),日子过得很孤单”他有自己的房子,并不与儿媳、孙子同住,只是每天和他们一起进餐,“吃不饱,总是骂,骂很难听的话,还摔东西” 王学兴打算回家之后靠行乞和捡破烂为生,在市区分站的帮助下,家乡河南兰考的民政部门将他安置到当地的养老机构 不幸患脑梗,儿子却卖房跑了 同样不幸的,还有今年64岁的刘井仓,他已奄奄一息数年前,儿子将家乡的唯一房产卖掉出走令他无处藏身,他四处寻子,其间脑梗加剧,如今不但半身瘫痪,而且生命垂危 今年9月1日,刘井仓到市区分站求助,当时身体已非常虚弱,立即转入附近的白云区人民医院抢救其后,在工作人员多次探视中,他清晰地交代了家乡地址工作人员查核后发现他是个“空挂户”——房产被出售了,只是他的户籍还未迁出他在清醒期间,曾向工作人员提及,儿子将房子出售,卷走了所有房款 “他肯定有不少难言之痛”工作人员称,虽然刘井仓身体状况甚差,已是大小便失禁,不能自行坐起,偶尔神志不清,一旦他清醒,第一件事总提想见儿子遗憾的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儿子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律师说法 遗弃老人最高将获刑5年 “遗弃老人触犯刑法,最高可获刑5年,然而,真正会告自己子女的老人,几乎没有”广州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毅华表示,根据《刑法》第261条,遗弃罪是指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行为如触犯该罪,将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朱毅华指出,由于遗弃罪须老人自诉,现实中,出于亲情,很多老人即使遭到子女遗弃,未必愿意将儿女告上法庭也因此,到救助站求助的老人,救助站也无法替其发起诉讼 那么老人的子女就可以逍遥法外?“可以在案发地报案”朱毅华表示,老人从外地来穗,如遭到子女遗弃,老人不但可到救助站求助,还应在被遗弃地报警,在警方的协助下,如其子女愿意将老人接回,原则上不属于遗弃,但老人多次被遗弃,多次报警,就可在法律上予以追究 朱毅华提醒,在救助站求助的被遗弃老人,可在广州申请法律援助,由司法局指派律师代其向法院提出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