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时期臭名昭著的写作班子

2017-09-04 18:21:00

曾几何时;在“文化大革命”发动前,有一种荒诞的文化现象,就是从各级党、政,军领导机关到基层单位,纷纷调集“无产阶级的笔杆子”和“革命秀才”,成立各自的写作班子,以各种各样大批判写作组的名义,捏造事实,搬弄是非,撰写形形色色的批判文章,或发表在党刊与地方的报刊上,或刊登于本系统的内部刊物及墙报上其矛头直指甚至包括邓小平在内的所谓右倾翻案分子,阶级敌人等等,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写作班子,四处扇阴风,点鬼火,造谣生事、信口雌黄,一度成为打击迫害老革命与知识分子的重要理论工具其始作俑者与核心精神领袖为声名狼藉的所谓“四人帮”反党集团好比其在上海的爪牙柯庆施就曾指示华东局宣传部副部长俞铭璜,组织写作班子发表了一篇《“有鬼无害”论》的文章,该班子用“梁璧辉”的笔名发表在《文汇报》上,打响了揭批“三家村”的第一枪! 而这种给民族文化史制造巨大耻辱与人文灾难,本应被现代文明唾弃的奇怪文化现象却转瞬之间却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从近期在主旋律媒介飞扬跋扈,锋芒毕露,与文革写作班子如出一辙的几个写作班子大肆叫嚣的架势揣度,胡言不无担忧,二次文革似乎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以下晒晒文革期间几个臭名昭著的写作班子光荣榜; 梁效写作组; 即“两校”的谐音,是文革时期批林批孔运动中,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的笔名,1973年9月4日第一次公开亮相,1976年10月“四人帮”被摧毁后,梁效也随即退出历史舞台 池恒写作组; 池恒是《红旗》杂志写作组的笔名和代称,寓意“持之以恒”另有程越、方刚、吕真、田春、严章、黎章等笔名,轮流使用,各有分工、配合,以壮声势其中以“池恒”身价最高,最具代表性 石一歌写作组; 组长是华东师大(当时已并为上海师大)的教师陈孝全,副组长是复旦大学的教师吴欢章,主要成员还有原上海京剧院的高义龙、工农兵学员夏志明、邓琴芳,共五人其他成员还有复旦大学工农兵学员周献明、林琴书,原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王一纲,复旦大学中文系教师江巨荣、上海戏剧学院青年教师余秋雨,以及当时师大二附中的语文教师孙光萱署名石一歌是“十一个”成员的谐音请注意;著名的余大师曾出自石一歌写作组,不知其算不算“文革余孽” 方岩梁写作组; 毛泽东诗“风物长宜放眼量”的谐音因为写作班子一开始住在丁香花园,文章的笔名姓丁的特别多:两人合写的署名丁加,三人合写的叫丁川,多人合写的则用过丁影、丁闻、丁葵等名字 丁学雷写作组; 寓“丁香花园学习雷锋”之意 罗思鼎写作组; 意思是“学习雷锋,做一颗永不生绣的螺丝钉 此外;初澜、江天(文化部写作班子的笔名),方泽生(意为做毛泽东的学生),唐晓文(党校写作班子)等等林彪的儿子林立果也在空军组织了一个写作班子在中国广大的知识分子遭受迫害压制的同时,这些参加大批判的“笔杆子”和“革命秀才”们却备受重视、十分吃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