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 韩战真相:这简直不是战争而是屠杀 14图

2017-09-02 05:08:00

成片的志愿军尸体 志愿军尸体 1950柳潭里美陆战第6团团部,山坡上是志愿军尸体 一个在战斗中死去的年轻志愿军 伤亡惨重的朝鲜战场 有资料显示:美军死亡五万,另方军队死亡70万到一百万(韩、朝双方军民不计) (一)伤亡数字各有说法,从以下几方面可以看出: 1.投入兵力:从1950年夏投入的朝鲜族解放军4个师,到秋末投入6个军到30个军,直到双方对峙,车轮大战,轮流大换班:一个军严重伤亡撤下休整补充,换上补充兵员休整过后的生力军伤亡严重成为战争特色; 2.当时军队300万到500万,一个小小的朝鲜半岛,三千里狭长战场足够用了,但从1951年起全国发起参军热潮,鼓动起大量16、7岁的青少年,开赴朝鲜战场,这很能说明牺牲数量之巨大,致使战场兵员不足; 3. 中朝方面无制空权,任由联合国飞机尽情搜索轰炸,破坏朝鲜后方运输,形成到处是前线,无所谓后方,包括汽车团、人力运输队(小推车师、团)兵站、山野仓 库、医院、防空部队在内百万后勤士兵,天天在美军飞机全面封锁下拚死向前线送弹药、食粮、接运伤员,三年积累无计量士兵死亡; 4. 从动员抢救力量的范围看:军队全国各大军区的医院都开赴前线还不够!除各军区军医大学外,还动员了全国各大城市医院的大夫、护士,各地医科大学在校学生志 愿到朝鲜支援,连著名的北京协和医院许多大夫都到了朝鲜,我就曾被远在西南边陲的贵阳医学院男女学生验血可见抢救任务繁重:大量伤员在运输途中,在战地 医院里因条件恶劣而死亡 5.从全国接收前线伤员之众,地域之广,可见伤亡巨大,军队医院全部饱和,各大城市医院也任务繁重,如大连把海关对外繁忙的检疫所都装满伤员,北京的协和医院,以及没有外科手术条件,不适合接收伤员的北京中医医院都住满了伤员 11月21日美军“密苏里”号用16英寸主炮为美军提供火力支援 (二)这简直不是战争而是屠杀!双方牺牲士兵,为何如此悬殊,14:1或20:1的反思 1.火力悬殊:1950年6月25日金日成突然进攻,美军来援韩国时兵力很少,联合国军海陆空立体作战布局已成,中朝军队只有步兵手持轻武器平面作战,火力对比也大约20:1 2.运力悬殊:中朝士兵弹药粮食全靠自背:枪支、子弹、手榴弹、军用铁锹、铁镐、雨衣、棉被要背40公斤左右,只能再背五天炒面(干炒杂粮面粉)五天吃光,再挨两天饿就得后撤往回跑,联合国军追击,再七天节节败退,不战死也得饿死长期吃炒面,缺维他命,普遍夜盲,山涧失足又增加死亡 联合国军汽车运输,飞机空投,咖啡、乳酪、蔬菜罐头应有尽有,胡萝卜、土豆切成细丁烘干,黄油牛肉充分供应,按营养价值计算热量及纤维,节日还有盛宴,如果供应不上,士兵挨饿,军官有权放弃阵地,或无弹药,或不能守均可按条令撤退,从来没有“与阵地共存亡”之说,只贵士兵生命,不争一地得失,以歼敌为胜信仰不同,对生命估价也相反 美空军空投补给 3.装备悬殊:美国四季被服分类:T恤、衬衣、绒衣、毛衣夹克、皮猴、鸭绒被外加防湿尼龙套;军官领带四条装一绿色木箱,毫无皱褶,军衣仿照便服,力求实用美观,在战场上也保持人的尊严我方则“鞭打快马”越能打仗就越当刀尖用,尤其金日成与苏联驻朝鲜大使把中国士兵当不花钱的苦力,拼死往死亡线上送,直到榨干最后一点使用价值,大雪天能征惯战的勇士光著脚在雪地行军,阵地上战士只穿著裤衩,因为在汽油弹、火焰喷射器攻击下,棉衣、靴鞋早已甩掉,不然早已没命 而美军士兵只抱怨冻手,手套马上运往前线,长官认为士兵也是人,更有权享受美国普遍的生活水准中朝士兵笑话美军睡帐篷、铺毛毯、钻鸭绒被、穿避弹衣,米饭罐头自动加热是“少爷兵”,这涉及生命价值观的不同 防寒措施齐全的美国“少爷兵” 4. 战术悬殊:美军人命珍贵,希望是零牺牲,是人操控机器作战,盼著都用无人驾驶最好,上世纪五十年代,炮火准备力求把敌人炸光,因此中方军队防御时,肉体就 要与炸弹、炮弹斗智,除非钻进石缝,只好与阵地共存亡军队冲锋时,遭遇的是躲在坦克铁与火的钢墙环形圈里的对手的各种火器配合良好的火力网,人海战术, 但也攻不进去,白天完全暴露,黑夜可以掩护,但美军如点天灯,小伞悬挂照明弹,一排排照如白昼,让美军准确射击;冲锋战士纷纷排排倒下 美军被围,坦克开路仍可以冲出堵口,即使堵死,士兵向山上逃亡,不以逃跑为耻,俘虏被放回,照样欢迎,故只能打散不能歼灭,中国士兵视被俘为奇耻大辱成千上万集体被俘的,停战后遣送回来,个个审查,送入监狱,被质问:“你为什么不去死” 而一万五千名志愿去台湾的中国被俘官兵,在台湾受到妥善照顾,事业有成,大陆改革开放后,回大陆探望,给当年老首长送来厚礼,反而受到欢迎,与当年选择回大陆者被关、成为鲜明对比 被送到台湾的志愿军战俘 (在朝鲜战争中二万多志愿军被俘,其中六千六百七十三人在战争结束之后返回了大陆另外的一万四千多人选择了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 我的一位战友,干部助理员张连发,1946年14岁时参军,跑得慢,在东北锦州被中央军抓住,看他是小孩子,当时放了,被俘只几秒钟,一生被没完没了地审查,让他交待事实经过,材料写过无数次,总要找出点纰漏以定罪名,弄得他一生不得摆脱,烦恼至极 彭德怀指挥以四野为主的部队在极特殊情况下,乘敌不备取得的初战胜利被夸大,美军被渲染成“纸老虎” 后续入朝部队摩拳擦掌,准备一口气把联合国军撵下海,临战却举措失当,才知铁老虎的厉害进攻,在十倍以上火力下攻不动;撤退,跑不掉,两条腿赛不过装甲 车、坦克,美军炮兵有飞机校正目标,逃到那里,炮弹追到那里,在部队前面组成火墙加以拦截,后退则落入各种火器严密织成的火力网内干粮没吃尽时,美军车 轮跑得快,难以超前拦截,五天干粮吃尽挨饿时,联合国军马上追击,双腿跑不过车轮,我方弹尽粮绝,任人屠杀,渡江过河,负伤冲走无数美军三人乘一辆吉普 车,支著天线,天上飞机,海岸边军舰与自动火炮及时联络配合,我军靠通讯员爬大山,淌江河送信1951年春,一次四个军在大江南岸,接不到撤退命令,6万多人挤在狭小地带在追击敌军漫天炮火下,全部死难,我的军政大学同学色希浩躺下等死,被飞落的残肢断体活埋,九死一生,拣了条人命 1950年秋林彪当年称病拒绝入朝时曾判断:“美国无意侵略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