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洁夫曝中共世界第一目标 早到了?其操刀竟一年活摘500人?(组图)

2019-08-15 01:02:01

中共官方的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日前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中国大陆自愿器官捐献者的注册人数快速增长,中国有望2020年在器官移植手术数量上领先世界黄洁夫曾指周永康参与了活摘器官的事件,而黄亲自做移植手术曾一年高达500例另外,追查国际最新公示披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活摘依然在进行 中国成为最大的器官移植国 据自由亚洲电台转述美联社7月26日的报道说,中国的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当天在接受该媒体采访时透露,自从中国放弃过去从死囚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以来,中国大陆的器官捐献自愿者的人数从2010年的仅30人增加到2017年的5,500人这将使中国大陆今年能为1万5人提供可以移植的器官 他说,根据中国目前自愿捐献器官人数的迅速增长趋势,预期到202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上进行符合道德标准的人体器官移植手术最多的国家目前,美国在器官移植手术量方面领先世界,每年有2万6千多病人可以获得移植的器官 在美国马里兰州从医的金福生医生对此表示,中国大陆自愿报名捐献器官人数的增长是好事,但中共官方不应该把有多少器官移植手术作为目标,而是应该注重提高器官移植领域的道德标准和专业水平: “我们不应该赶这方面的数量,而是应该设法在人体器官移植领域的道德与技术标准方面与国际接轨” 美联社的报道说,中共当局目前正在与国内最大的网络电子购物和付款平台阿里巴巴(AliBaba)合作,为公众提供在10秒钟内就能完成的自愿捐献器官注册程序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杰夫透露,迄今为止,中国大陆已有21万人表达了成为自愿器官捐献者的意愿还说,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目前仍处于“婴儿”阶段,还有待发展成为一个相对完美的系统 美联社的报道还说,虽然中国官员黄杰夫表示,中共当局一直在遵守2015年开始生效的、禁止使用被处决囚犯器官的规定但外国器官移植领域的人士一直呼吁,中国政府应该允许独立的国际组织现场视察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程序,以确认中共当局的确在遵守其有关器官移植的承诺 有国际人权人士质疑,中国政府有关已对其器官移植行业进行改革的说法他们提请中国政府允许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行业进行检查并与器官捐献者的家属进行访谈但中国官员一直坚称,中国不应该成为世界上唯一接受世卫组织检查其器官移植状况的国家 中国大陆真的已经停止摘取死囚器官的做法了吗在美国的中国人权人士刘青表示: “中共的说法不可信,它连与别国签署的条约都不遵守,还能指望它遵守由于舆论压力而做的承诺吗再说,即使中共出台了这方面的文件,也只能变成‘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局面” 黄洁夫说周永康参与活摘,黄亲自上阵一年摘取500多例 2015年3月16日中午,《凤凰卫视》推出《黄洁夫:周永康落马打破死囚器官移植利益链》的文字实录版,内容详细,包括中共原卫生部副部长、现任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黄洁夫等人谈大陆废除死囚器官移植的经过 黄洁夫在接受采访面对器官移植的关键问题时左躲右藏,言语间前后矛盾,称死囚器官几十年,最难的是下定决心取消死囚器官依赖的时候他还称要感谢司法部门大部份人,没有他们的配合、没有死囚器官的捐献,就没有中国器官移植事业 他言语混乱地称,国家很大,死囚器官来源,是自然而然的体制,又说中间有很多讲不清道不明的问题他还称,是因为“打大老虎”的氛围下,所以才有现在宣布取消死囚器官移植 就记者问:“为甚么‘打大老虎’就能把这个死囚器官这个事情推翻那这个‘大老虎’到底是指甚么人呢” 黄洁夫回答:“太清楚了,周永康是‘大老虎’,周永康是我们政法委书记,原来的政治局常委……那死囚器官的来源是从哪里来的,不是很清晰了吗” 另外追查国际2017年2月5日,一篇题为《黄洁夫和王海波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的公告披露,黄洁夫在2001年10月至2013年初的近12年间,是中共卫生部/卫计委负责中国器官移植的掌门人,他参与的12年间也正是江泽民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直线发展至最高峰期间 并根据2013年3月黄洁夫对《广州日报》的披露,2012一年他一人主刀的肝移植就达500多例,其中仅1例是自愿捐献的 早在2013年《凤凰周刊》就刊登过《中国人体器官买卖的黑幕》文章称,在过去十年,赴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盛极一时,在海外需数年等待的器官移植,中国频频出现无需等候、快速配对的“奇迹”报导称,国际医学专家认为大陆因此一定存在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库,甚至活摘器官库 报道引用多家陆媒报道,说明大陆换肾跟买猪腰子一样容易据《长春城市晚报》2006年3月4日的报道,吉林大学第二医院有一病人入院检查后发现,必须马上做心脏移植,否则性命不保,医院第二天就找到免疫匹配的心脏 《南方日报》2006年5月19日报道,中山三院肝移植中心为抢救中毒患者,专家会诊后要马上进行肝肾联合移植仅隔一天时间,就在省外找到供体并完成手术 报道直接指,在中国无法获得法律保护的法轮功学员、中国劳教所囚犯、社会流民、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等,都可能是这个地下组织盗卖器官的目标 报道还提到,2005年9月28日下午,当时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随同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参加新疆自治区成立50周年活动时,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演示了一场移植手术 黄洁夫当时为46岁的肝癌病人进行高难度的自体肝移植,为了以防手术不测,他让广州、重庆的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分别准备一个备用肝,手术用了15小时、观察了24小时后,黄洁夫宣布手术成功不再需要备用肝了报导称,根据规定肝脏冷缺血时间不超过15小时,因此当时被从广州、重庆送来的两个备用肝只能是二个大活人了,否则手术进行了40小时后才能知道自体移植是否失败,事先摘下的肝脏早就失效了 报道还引用《三联生活周刊》刊登的《器官移植立法之难》,文章中说:“中国98%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卫生部系统”言外之意,是在司法和军事系统 追查国际最新报告:中共活摘器官至今未停止 2017年7月19日,追查国际公布了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的调查结果追查国际对中国大陆169家具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及部分无资质开展移植的医院,和部分公民器官捐献机构持续进行了电话跟踪调查结果显示,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国家犯罪还在继续而且,再度出现了肝移植免费促销的现象! 报告公布了104个电话录音,来自对近100家医院的医生、护士、移植科主任及院长的调查被调查者的反馈,来自中国大部分省份,从不同角度反映出大陆器官移植的真实现状 最新调查显示: 1、移植量没减,特别是有资质的169家医院基本都在大量开展器官移植,年移植量上百例至千例这里讲的移植量只是部分调查对象的口述记录,实际移植量可能更大 2、等待时间短、供体充足、供体质量好的状况没有改变而且,有种种迹象显示有器官活人供体库的存在由此可以推断,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没有停止 3、在中国近年出现的移植新动向,应该引起海内外社会各界的警觉2015年后,中共用所谓的“脑死亡”捐献器官取代“死囚器官”的谎言和卫计委的网络器官分配系统的合法外衣掩盖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成了常规业务,较前更加冠冕堂皇,更具有欺骗性! 1)关于“脑死亡”捐献器官 对于“脑死亡”捐献,2017年4月15我们调查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肾移植研究室张文岚医学博士,她说:“现在国家还是心脏死亡可以捐献,脑死亡还没有一个明确诊断,所以没有” 而2015年后中国都声称是在用DCD(心死亡)和脑死亡捐献供体 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移植医生吴李鸣说:我们现在主要就是DCD这块,国家政策允许,反正鼓励我们都照常做 哈医大附一院肝外科医生朴大勋说:现在国内己实行脑死亡这种法律了,不像过去那种非法的,现在是合法的 对于“脑死亡”器官的获取,2017年5月30日广西南宁解放军第303医院肝移植医生兼器官协调员廖吉祥有一段自白:因为你要做一个手术,就必须得有一个人走掉了我给你打保票,供体质量肯定是非常好的因为我们这么多年的那个,那个,就是说,就是以前的,大约是这样子我们这边经常很多,也是用十来二十岁的人,那个小孩……司法(器官)质量,还不一定就比现在的脑死亡的供体质量好,至少还要打枪套,还要心跳停几分钟,二十几分钟而脑死亡器官,现在这一部分时间都没有了,几乎没有获取(时间) 2)国家卫计委的网络分配系统 有稳定供体来源的移植大户,如广西303医院和181医院,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郑州市人民医院都称他们供体是国家分配来的 被调查到的医生护士、红十字会捐献器官协调人、医院器官协调人,都说没登录过这个网站303医院的器官协调人廖吉祥说,有密码,国家不想让人知道器官秘密毓璜顶医院器官协调人王主任说:那个网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是走形式,骗人的! 如果官网有器官分配,那么大批定期送来的“脑死亡”器官来自哪里 4、更为严重的是,吉林旅游广播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联合发起一个月的前10名儿童免费肝脏移植促销活动(2017年6月1-30日),涉嫌有突击杀戮在押器官供体库的人质的可能(参看:中国再度出现肝移植免费促销!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71179) 据维基百科脑死亡词条:脑死(英语:Brain dead),作为死亡判定的准则之一,通常指包括脑干在内的全脑部功能丧失的不可逆转的状态近年以来,脑死已经成为判断死亡的一个重要标志一个人若停止呼吸二至五分钟以上,可能会造成脑死现象 随着医学科技的发展,病人的心跳、呼吸、血压等生命体征都可以通过一系列药物和先进设备加以逆转或长期维持但是如果脑干发生结构性损伤破坏,无论采取何种医疗手段最终都会发展为心脏死亡因此,与心脏死亡相比,许多学者相信,脑死亡的标准更可靠在许多国家的法律中,皆采纳脑死作为死亡的依据但在医学上,被判定脑死的病人,仍然可能表现出生命征兆,心跳与许多身体器官仍然保持运作,例如进入持续性植物状态的病患;也曾经有多起病例,被判定脑死的病人,最终复原存活下来,但判定过程不够严谨 诊断脑死亡必须依据严格而详细的诊断程序来进行确认(比如医师的资格和人数,测试的次数和时间间隔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