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委内瑞拉数百亿打水漂的内幕(上)

2019-07-08 07:17:01

委内瑞拉从2014年起,陷入政治、经济及人道主义的多重危机,其中部分原因跟委内瑞拉与中共无法持续的“石油换贷”债务有关而中共与委内瑞拉之间深厚的“综合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令人反思 从委内瑞拉政府学中共、卖石油借外债搞大锅饭,到油价下跌,委国经济不振、中国石油投资双落空,这种借钱透支的发展模式在资源丰富的拉美或非洲地区是否行得通中共的几百亿投资打了水漂,是否该放弃了 中国在1974年与委内瑞拉建交,从20世纪90年代初期在委内瑞拉石油部门,开始寻求贸易与投资机会在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Hugo Chavez)的政权鼎盛期(1999-2009年),中方与委内瑞拉商业和外交关系也进入了快速扩张阶段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陈懋修(Matt Ferchen)表示:“查韦斯的目的很明确,要以社会主义同志的身份联合中国,同时也要减少委内瑞拉石油出口一直以来对美国的依赖” 委政府学中共卖石油借外债搞大锅饭 委内瑞拉政府一直在“学”中共查韦斯1998年的竞选口号是“拯救贫穷人口”,次年上任后开展“玻利瓦尔任务”,其核心是用石油出口(及借外债)搞社会平均主义,推行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公费住房制度等 同时,自查韦斯当选后,中共和委内瑞拉之间开始发展成为一种特殊的双边关系 在十几年的时间里,中共在委内瑞拉已是继美国之后的第二大合作伙伴,而委内瑞拉也成为中国第七大石油进口源 2013年,中国从委内瑞拉进口石油的总量占中国全部原油进口量的5.5%,占委内瑞拉全部原油出口量的15%其石油利益的规模与重要性,非其它拉美国家在能源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上可相提并论(感兴趣的读者可查询中国-委内瑞拉基金和中委长期融资合作框架协议) 这种依存关系在2008年达到高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委内瑞拉在全球金融市场和开发性金融的参与活动被大幅切断,所以查韦斯瞄准了中共,用中国国家贷款继续推行委国已不可持续的经济政策 除了不断跟中国“石油换贷”,委内瑞拉还请中方上马一批不具现实需要的大型基础设施建设比如,2009年,中国中铁与委内瑞拉国家铁路局签订了高铁合同全长472公里,最高设计时速220公里的项目预计在2012年完工,合同总金额高达75亿美元,是当时中国企业在海外签订的最大的铁路建设承包合同 但是委国只有3000万人口、电力长期短缺、主要出行工具靠汽车,是否有上马高铁项目的必要项目在没有任何招标以及竞标者的情况下开工,而项目款由中共国家贷款提供担保 据《金融时报》统计,过去十五年间,中国累计为委内瑞拉提供约1,250亿美元贷款中国成为委内瑞拉重要的海外经济生命线,不仅提供用石油做担保的贷款,并通过其它合同和投资进行交易 从2012年开始,在中、委政治关系良好、委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宣传”下,大批中资企业(国企以及私企)蜂拥而至根据中共商务部的数据,从2012年开始,委内瑞拉成为拉美国家中接收中国投资最多的国家,达20.43亿美元,上一年只有5.01亿美元 但是查韦斯搞的“大锅饭”被证实是一团糟,“资源对于委内瑞拉是一种诅咒,而更大的诅咒,则是高福利” 高油价在持续,好日子仿佛没有尽头仗着石油支撑,查韦斯搞起了长达17年的社会平均主义发展模式,以国家干预为主要手段搞全面国有化,其讨好老百姓手中选票的高福利政策更是远远超出国力与财力限度 构筑的共同富裕远景远没有那么真实,即使是在国际油价保持高位的时候,委内瑞拉的人均粮食消费量也只是从130公斤提高到210公斤的水平而已但是福利政策养出的“懒汉”却越来越多,变成工作没人做、学没人上,社会两极分化严重,这已在暗示委内瑞拉未来会出问题 委内瑞拉前能源部部长拉米雷斯(Rafael Ramirez)在2011年称,委内瑞拉将用石油来偿还中方贷款;但全球油价下跌让双方的打算都落空了图为2011年7月28日,委内瑞拉国有石油公司PDVSA在委内瑞拉的奥里诺科河(Orinoco)首建的石油平台(RAMON SAHMKOW/AFP/Getty Images) 油价下跌委国经济不振中国石油投资双落空 古人云,“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事实上,在委国经济破产的同时,与其保持战略伙伴关系的中共政府、国有银行以及中资石油公司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如果说在石油价格较高的时期,外界已经担忧查韦斯的委国政府以意识形态和外交政策为名,与中共达成的交易不具备商业可行性那么到查韦斯去世、石油价格下滑后,外界则明显表示担心委内瑞拉既不能履行债务原则,也不能维持向中国继续输出石油的承诺 双方紧密的政治关系和巨额贷款既未转化成中国在委内瑞拉奥里诺科河盆地(2011年,探明奥里诺科河石油储量约1万亿桶)石油投资特权,也未实现中国预期的石油流入量 另一方面,政府欠款成为中国在委内瑞拉投资企业遇到的最头疼的问题在全球能源价格下跌,以及政治腐败、经济问题丛生的国家,数以百计的中资企业损失惨重 中国社会科学院统计,2014年下半年委内瑞拉对外欠款总计达700多亿美元,到2017年仍拖欠400多亿其中逾2/3(约270亿)都是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对外的欠款 在委国投资、生产的中资企业除了被政府拖欠款项,还得迎合政府的行政干预市场行为委国市场上所有零售商品都要根据政府物价局所要求的“最高零售价”限价出售,无视生产成本;此外,外汇黑市兴起、经济基本功能崩溃,不仅外资、委内瑞拉当地企业也都亏得一塌糊涂 比如,“中国高铁全面走出去第一案”的委国高铁项目,在没钱、没电、没物、没人情况下展开,最后在环评困难、工会干扰、货币贬值、物资匮乏、治安恶劣的现实下撤回到2013年6月,委内瑞拉国家铁路局(IFE)负责人承认拖欠中方4亿美元款项,因项目设在中委基金下,由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以贷款形式注资,成为坏帐的可能性较高 据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谢文泽估计,在委国的中国国企留少数人观察形势,还有逾百家中资民营企业,到现在未纳入双边合作项目中的企业已经几乎全部撤离,总损失估计在30至50亿美元之间 中方在委内瑞拉累计的1,250亿美元投资如同打水漂,该放弃了吗在过去三年间,中方的确大幅减缓通过国家开发银行提供给委国的贷款额度2016年,中委两国官员会面后,一名中国官员称:“双方达成共识不再继续投入新的资金……中方领导层传达的信息非常明确:随他们去吧” 这番表达明确释放了中方对当前委内瑞拉形势的判断,同时也应当是对委国“石油换贷”政策的风向标与此前不顾经济和政治风险,向委国提供巨额贷款承诺及长期“资本投入”相比,中国现任领导人或许也已经考量过委内瑞拉这笔糊涂账 说到底,中共是想实现与委国石油关系的显著改善,解决的核心在于整体提高和改善委国的经济治理与政治健康但很显然,中共外交部每次惯用的说辞“不干预他国内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