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忠:民企抵押工厂给银行 贷款投资股市楼市

2019-05-01 05:05:00

  听众:请问谢国忠博士,刚才您表示了对银行的一些担心、担忧,我想问一下银行业怎么做就可以避免您的担忧   谢国忠:银行因为里面有个激励机制,就像投行里面一样,需要赢利,赢利是用今天的会计准则来算的,所以你贷款贷出去今天就创造赢利了,至于说以后有没有坏账是以后的事,这种激励机制是非常有害的中国今天的银行我觉得管的比日本的80年代还差,说一些例子,最近我自己看到一个人买房子,用27张信用卡去做首付,到了银行里再去做按揭竟然还做得出来,这个人应该是没有什么收入的人   主持人朱民:谢国忠怎么会和没有收入的人交朋友呢   谢国忠:我看到的,我现在也没收入啊我见到一个开发商几百套房子卖出去,只有一个人的按揭是否掉的,这个人是老外,不知道中国的法律改了老外不许买房子,所有的人都批下来了,开发商就觉得奇怪,怎么回事,去查了查问了一下,说是银行里面授信员帮我们填的,说缺什么证明他们帮我们办的,我觉得这不是说怎么做是好的事情,我们中国银行里面的管理有很大的问题房价在涨好像没有事,那个小年轻刚刚大学毕业不久的,用27张信用卡买房子,他赚了,房价涨了,他现在第一桶金空手套白狼已经赚到了,我们银行里面自己说要做到的事情都还没做到如果要监管的话,把监管搞好的情况之上怎么再改善银行的操作,我觉得有很多方面第一就是说,你对风险的判断,我看上海西郊这样的地方,地价10年涨了30多倍,你敢贷吗你说我贷给他50%,所以我很安全,这个东西从1块涨到30块,掉到10块还涨了10 倍呢,所以你作为银行,银行的安全性从哪里来的,这是银行最风险的一个判断因为我们的银行非常大,管理模式是自上而下的,所以不可能给下面的守信员有很多灵活性,做判断,就是给你有很多规定,按照这个做比如到长沙去,长沙的房价没怎么涨,这时候你贷钱带出去,按比例多贷一点风险是比较低的,你到一个地方房价已经涨了10倍了,即使贷了50%风险还是很高的,这么大一个银行没法区分,我觉得这是一个可惜的地方,银行的管理层怎么创造我们银行里面要有灵活性   第三方面,对银行资本的管理什么叫银行的资本银监会已经说了,银行之间相互有次级债,不能算资本,跟日本当时公司之间持有股票是一回事,扩大他们的股本金,股本金虚拟的做大,现在银监会在管这个事还有我们的自有资金、股本金可以提高的,我们的银行老是报20%几的自有资金回报率,为什么要那么高呢我们的利息才多少,所以银行难道需要20%的自有资金回报率才会管得好吗我就不信所以把那个东西加个50%,把自有资金就加到10%,自有资金的回报率可能降到15、16,我觉得也不错,在我们今天的市场里面也找不到比15、16更好的,所以不影响银行把业务做好,我们应该要把银行自有资金的充足率要尽快的提高,提高的越快越好,我们的拨备是非常高的,报的坏账只有0.6几,我们对不良资产的预警体系也要注意,没有收入的资产,即使覆盖率是 2倍、3倍,土地值10亿,我借给他3亿,我们的银行也要重视,也是潜在的一个风险   我们现在钱贷给企业的,我们说经济增长很快,我看到很少现在有企业是在好好做事的,你到浙江,浙江是中国民企最好的地方,浙江现在有多少民企想做工厂,都是把工厂要押给银行拿钱,拿了钱买地、买股票或者买大宗商品,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某种意义上浙江的那些民企跟华尔街的交易员没有什么区别,他所谓的利息2%、3%都是不重要的,都是央行来的钱,他拿着这个钱之后去买黄金、买澳元等等去炒,赚了钱之后给自己发奖金现在发奖金华尔街发一半,一半放在自己口袋里,一半说留给股东的,其实到哪天出事了股东也拿不到在浙江我看到有些企业,因为自己就是股东,所以百分之百的放在口袋里,那些钱都是国家担保的,不管股份制银行还是国有银行,这个钱都是国家担保的,央行来的,所以中国炒、美国炒,这个钱过去还穿了好几件衣服,现在没有衣服,全是从央行里直接出来的,拿去炒,这个我觉得是非常严重的事   中国房地产调控的事,前几年限制供应是一个问题,但是中国的供应是不市太低了,也不一定,我觉得中国的投机需求占的比例是非常高的,大家真正的最终需求跟投机需求是有区别的,这么多空房子,如果有空房子的人不去买,我们市场里会有短缺吗我觉得最终还是一个投机需求,前放的过多引起来的当然如果你供应很高,像长沙这样我去看了,供应一直很高房价就没怎么涨,所以供应要足够多的话,确实是不可能把房价压住的如果这么多投机需求,供应多把房价压住了,以后还是一个量的泡沫,很多房子都空着像原来十几年前在台湾,600万户人间,当时100多万套空房子,这个比例差不多20%,中国今天比例很可能也差不多,当然没人愿意去调查到底有多少空房子   GDP的事情我觉得是非常严重的事情,我们的企业不赚钱,银行看到企业就讨厌,做工厂的去借钱,银行见了就说这个不好办,你肯定不赚钱的,跟我说赚钱也是假的做房地产开发的,这个好,这个资产质量好,我借给他之后,我有抵押,他还在涨,我的风险很低的,整个资金都在朝这个地方走,对于地方政府来说是需要GDP的,造GDP就是搞房地产,我们这条路越走下去越走越远,中国的房地产已经到了会给中国整个经济带来灾难的一个局面,今天再调调好了中国不太可能会软着陆的,但是因为它是骑虎难下,沿着GDP会继续往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