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居民们称金正日为‘大肚子’‘那家伙’

2018-03-05 10:19:00

据分析,朝鲜权利的两大砥柱朝鲜人民军和劳动党不顾民生,积累着不当财富,居民们的不满之声越来越大 国家安保战略研究所主任研究员李基东指出:“朝鲜固守目标意识形态主体思想的同时,努力把先军思想弄成实践意识形态”“可是还不清楚先军政治、先军思想是不是像朝鲜当局所期望的那样被朝鲜居民所接受” 李研究员在本月初发表的“根据新定居民证词分析的朝鲜政治体制变化现状”论文中主张:“先军不仅是君临,还成为军队腐败和压榨居民的借口”“军队和居民之间发生着摩擦和冲突,居民对军队的信任明显下降” 可是,“金正日不顾这样的社会副作用,不会轻易放弃先军政治”“因为以军队为主体进行经济改革就能抑制危害体制的因素,所以会强化国防委员会的作用和功能以及组织” 还分析说:“先军成为朝鲜社会的主要话题以来,增大了对党和军队威望和相互关系变化的关注”“可是认为党是社会政治生命体的心脏,党组织是给心脏供血的血管,这一党的形象没有变化” 李研究员指出:“虽然中央党起着本身的功能,但地方党等越是低层党组织功能越紊乱”“比如,低层党中平壤党起着很好的作用,但清津市的党不能正常发挥其功能平壤和地方之间的差距很大” 他说明:“中央党和低层党,平壤和地方之间之所以发生差距,是因为苦难的行军时期没落的低层党组织还没有完善,由于党组织的腐败中央党的指示和命令传不到末端组织,中途不了了事” 关于权力结构的变化,他分析说:“金正日把金日成推举为永远的领袖,自己作为领导者继承领袖遗训进行所谓‘遗训统治’而他正在对内外的危机和领导能力危机中艰难跋涉”“通过塑造‘将军’称呼来整修领导者的绝对权威” 可是“这种领袖制度好像还没有反映到朝鲜居民们的意识之中”“许多新定居民把朝鲜所处的艰辛处境归咎到金正日错误的执政上而且最近朝鲜居民之间成金正日为‘大肚子’、‘那家伙’‘那人’等,金正日的权威有明显的跌落” 关于朝鲜的世代变化,他主张:“根据政治性、社会经济性经验,可以把朝鲜世代分为:第一代是抗日游击队世代,第二代是战争及战后重建世代,第三代是三大革命世代,第四代是其后的新一代” 李研究员分析:“朝鲜权力机构的最高层由第一、二代占据,但起着中流砥柱作用的是第三代”“他们直接体验到了国家恩惠、精致的社会主义教育体制等,所以很有可能具有彻底的革命意识和对体制的无可比拟的忠诚” 接着指出:“最让人担忧的世代是‘花燕子世代(叫花子世代)’是在苦难的行军时期失去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