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多艺术区拆迁 艺术家手持砖头抗议

2019-07-15 07:20:01

008艺术区,艺术家们在房屋上创作的涂鸦 12月20日,北京008国际艺术区门口,30余名艺术家手持砖头站立进行“行为艺术”,抗议艺术区停水断电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北京部分艺术区现状 北京008国际艺术区 建于2007年;原有150余名艺术家,面临拆迁,停电停水;10多位艺术家坚守 创意正阳艺术区 建于2007年;原有150余名艺术家;限期搬离,停电断水;20余名艺术家坚守 东营艺术区 建于2007年;原有60多名艺术家;物业已贴出“搬离”通知;10多位艺术家仍在坚守 将府艺术区 建于2006年;原有百名艺术家;开发商拆迁令没有公章;时常有停水、断电等情况 索家村国际艺术营 建于2003年;原有150余户艺术家;曾被认定为违建,现通知尽快搬离;现在还有100位艺术家 12月20日下午,北京008国际艺术区(以下简称008艺术区)门口,30余名艺术家站成两排,手持从拆迁废墟中捡来的砖头,眼睛死死盯着远方,足足站了1个小时 “这是我们的行为艺术作品,‘砖头党’———团结就是力量!用这种方式表明我们的态度”书法家刘毅说 断水断电的艺术区 2007年底,刘毅卖掉昌平的房产,在008艺术区租下一套工作室,租期30年用于创作和居住 这个位于朝阳区金盏乡长店村的艺术区,最多时有150多位艺术家租户 今年11月10日,该艺术区传言即将拆迁,供水变为一天三次12月9日彻底停水,一些艺术家无奈搬离,目前仍有10余名艺术家坚守,靠买瓶装水或去村民家借水 距008艺术区不远的创意正阳艺术区,42位中外艺术家也陷入困境 12月3日,艺术区贴出通知,称政府拆迁要求租户腾退两天后,该艺术区断电停暖艺术家们只能自费租用发电机供电供暖 租户雕塑家张玮称,发电机不停地工作,一天柴油钱6万多元,艺术家们很难承受,现在每天最多供电12小时10余艺术区将腾退 面临拆迁腾退的不仅是这两个艺术区 东营艺术区、索家村国际艺术营,将府艺术区的多名艺术家租户证实,租住地都面临腾退拆迁 这些艺术家们称,除了上述艺术区外,费家村、草场地、黑桥等,在朝阳区东北部的城乡接合部兴起的十几个艺术区,如今都面临腾退拆迁,涉及千余名艺术家 倒退到3年前,艺术区扎堆开建,吸引艺术家前来 研究北京艺术区的艺术批评家高岭称,2005年前后,艺术区在北京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目前,经审批的和未经审批的共有20多个艺术区 他称,朝阳区是北京艺术区的大本营,光崔各庄附近就有10多个艺术区,租住了千余名艺术家 张玮回忆,两年前的创意正阳艺术区有150多位艺术家,多名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都是这里的租户 刘毅称,去年008国际艺术区开幕典礼,金盏乡领导都出席了今年10月前后,金盏乡党委副书记李杰民接受北京电视台采访还表示,008艺术区作为该乡艺术家比较集中的园区,当地政府会创造更好的环境,让更多艺术家来此发展 多数艺术区不合法 看着远未到期的合同,租户们开始质疑,艺术区设立是否合法 合同显示,1998年,长店村村民刘金刚承包村内土地,租期50年用于发展养殖业,农产品和工业等2007年前后,刘在原厂房基础上开建008艺术区,并对外招揽租户 2001年,正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租赁长店村土地30年,开发创意正阳艺术区 长店村村主任刘金库证实,国家规定土地租赁期限最长为20年,这两份租地合同都不合法但当年村里穷,闲置土地较多,租给农民搞养殖等产业,也为解决就业,这就造成30年、50年的租期都有后来,土地被承租方大规模盖房出租,并未取得正规的审批手续,都是违法建房 对此,金盏乡政府党委副书记李杰民表示,当年土地违规出租现象比较普遍,大多是闲置土地或建筑用地为农民增收,只要所建房屋不影响公共、他人利益,乡里并不会强行禁止,而是暂时保留 朝阳区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中心人员表示,朝阳区经过市级和区级认定的只有798艺术区、一号地艺术园、酒厂ART国际艺术园3个 拆迁政策“一乡一策” 艺术家们称,艺术区面临的拆迁“不正规”,“连拆迁证都没有” 008国际艺术区30位租户的代理律师表示,《北京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管理办法》规定,合法拆迁须先获得“拆迁许可证”,并公布包括补偿安置方式等在内的实施方案 对此,李杰民称,目前该乡非住宅地拆迁依据的是北京市绿化隔离带政策,绿隔政策讲的是一乡一策,各乡政府自行制定拆迁期限、补偿办法等相关政策,由乡人大讨论通过,并不完全走城市征地拆迁模式“但拆迁肯定是合法的”他说 他坦言,“如果没有本次的土地储备规划”,乡里的确曾考虑待艺术区形成规模后,按园区性质扩大或引导发展 李杰民所说的土地储备规划,是指从今年7月,朝阳区启动的金盏乡、崔各庄乡等7个乡土地储备工作 朝阳区政府相关负责人称,日前北京市政府公布了50个市级挂账整治督办重点村(点)名单,金盏乡长店村就位列其中 长店村主任刘金库也称,乡里给出的拆迁腾退期限是两年,从今年7月18日到2011年上半年 “补偿只能与房东协商” 刘毅的租房合同,“如遭遇政府征地和拆迁”的条款中,补偿部分被涂抹掉了 008艺术区多名租户称,先后投入装修费用数十万,甚至是上百万他们认为,装修成本大,短期无法找到新地点,应该得到相应的补偿 30名艺术家代理律师称,合法拆迁中对经营户,拆迁人除按规定予以补偿、安置外,还应当适当补偿停产、停业的经济损失如是货币补偿的,应获得停产停业补偿、装修损失补偿和搬迁费用 长店村主任刘金库表示,村民房屋补偿标准为6400元/平方米,艺术区房屋无合法手续,对房东的补偿标准是每平方米建筑面积总共补偿1080元至于艺术家的补偿,只能跟房东协商 “我自己都赔死了”房东刘金刚说,政府给的补偿,他都不够收回本钱他和艺术家们协商过补偿,100多名艺术家先后搬离,剩下坚守的都是“胡要钱” 李杰民称,对于艺术家的补偿,乡政府会积极协调,如果协商不成,只能走司法途径 艺术家何去何从 艺术区腾退拆迁后,千余名 艺术家何去何从 刘毅等艺术家表示,自己变卖家产来艺术区安家,被拆后将流离失所 他们感叹,曾经繁荣一时的朝阳艺术区,2010年可能“全军覆没” 张玮称,目前正筹备一场20个艺术区、2000名艺术家的巡回交流活动,希望给面临拆迁的艺术家带来希望 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领导小组办公室人员称,对于没有经过政府批准,民间自发设立的艺术园区,政府暂不监管遇到拆迁问题,只能服从相关规划部门 艺术批评家高岭表示,尽管有798等艺术园区,但北京还需要更多的艺术园区目前艺术家大多选择城乡接合部安身,频繁程式化拆迁只会把艺术家逼往农村 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党国英认为,这些问题归根结底是城市规划合理性的问题政府掌握规划权,有时规划不够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