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教數學!——“雞肋般”的體育老師很無奈

2019-05-01 01:05:00

 新華社福州3月13日電 題:我們不教數學!——“雞肋般”的體育老師很無奈     新華社記者劉旸     “你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嗎”年輕人中流行的一句略帶諷刺的玩笑話讓很多體育老師莫名“躺槍”近年來每況愈下的青少年身體素質的直接面對者也是這群“有苦說不出的人”記者日前在福建一些中小學採訪時,時常會聽到一些體育教師無奈的自嘲:“我們可以獲得終身安慰獎了”     “如果誰寫了錯字,念了白字,人們會說,你的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嗎如果誰買菜沒算清楚零錢,也會被說,你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嗎這種玩笑雖然在諷刺當事人,而無辜的體育老師聽了難免有些受傷”福州一所小學的體育教師鄭良忠顯得有些委屈,“這關我們什么事兒呢,是說我們沒文化么”     一句玩笑引發了體育老師的集體吐槽是體育老師過於敏感嗎還是社會觀念出現了難以掩飾的刻板印象體育教學在我國教育格局中“雞肋般”的位置讓體育教師難以獲得職業幸福感和滿足感社會上,尤其是來自家長的偏見更是把體育老師推到尷尬的角落     福州市教育學院第一附屬小學副校長方曉敏告訴記者,現在學校的體育教師人才緊俏,在崗教師教學壓力很大,不包括早操、綜合實踐課,體育老師平均每週有14-16堂體育課,接觸的班級最多體育課對教師的課堂控制能力和管理能力要求也是最高的     鄭良忠說,現在學校對體育教師提出很多新要求,除了帶班上課訓練之外,還有很多公開觀摩課等教研任務,教師技能技巧方面的要求與語文數學老師別無兩樣,統一達標,甚至要參加板書、朗誦等方面的教學競賽“學校對體育教師要求一專多能,不論什么科目,起點都高了,十分強調整體素質”     面對青少年身體素質逐年下降這一不爭的趨勢,體育老師總是走在“矛盾”的最前沿,卻深感“勢單力薄”,“心有餘而力不足”     “我們很希望為孩子的身體健康多做些事情現在有兩塊絆腳石讓體育老師無法施展手腳”福州一所中學的體育教師鐘玲玲說,“一是對安全的一種矯枉過正式的擔憂,二是家長不配合,不理解”     福州市教育學院第一附屬小學校長薩大慶說,當前學校安全這根弦繃得很緊,過度關注會產生一種“因噎廢食”的社會效果一些可做可不做的課外體育活動,很多學校因擔心活動中受傷或發生意外事故,就不做了,寧求安穩,不惹麻煩     “比起語文數學課的老師來說,體育教師和家長較少打交道”小學體育教師林棟說,“哪位體育老師希望和家長見面是因為孩子在體育課上受傷呢”     “社會輿論對校園安全的高度關注讓教育界不得不走到另一個誤區,忽視了孩子成長中規律性的需求,扭曲了教育理念和辦學思路表面上看這樣安全了,但在訓練孩子意志品質,社會適應能力,鍛鍊身體素質等方面,給孩子身心健康留下了更多隱患”薩大慶說     作為一位健美操老師,鐘玲玲學校負責管理健美操運動隊的表演和比賽活動每當有大型活動時,都有家長向她反映,“跳操比賽影響孩子學習,排練佔用了課外補習時間”     “每當我們發現一個運動天賦出色的孩子,家長往往不願意培養孩子走體育這條路”林棟說,“如果是培養藝術特長,很多家長則不惜重金”     “藝術被認為是陶冶情操、享受生活;而體育則是受苦受累,訓練受傷很多家長都抱有這樣的偏見”方曉敏說,“而實際上,體育鍛鍊可以讓人終生受益”     在孩子心中,體育課一直以來都是最開心的課堂;而體育老師本應該是和學生“打成一片”的“孩子王”“我感受不到現在的體育課能激發教師什么創造性”鄭良忠說,“看著現在城市的孩子越來越弱不禁風,